案例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文献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黑客截款与无单放货结合,货主维权的案例
来源:杨黎萍  发布日期: 2014-4-2 18:17:25
  
黑客截款与无单放货结合,货主维权的案例
基本案情:
美国G公司与宁海B公司之前存在贸易往来,操作惯例是货物在出运港检验完后美国客人即全额付款,货物做电放处理。2013年8月,美国G公司向宁海B公司下了一票订单,以FOB宁波的条件采购约16000美元货值的计算器,指定货代为上海T公司。之后,宁海B公司与上海T公司办理了货物出运的所有手续,包括托运、报关、改单、进仓等。9月16日,宁海B公司根据上海T公司的进仓单将货物交付指定仓库。船舶开航后,因宁海B公司一直未收到美国G公司的货款,遂要求上海T公司将正本提单交付其持有。9月22日,上海T公司将一式三份正本提单快递给宁海B公司,并且书面声明涉案提单是其以承运人代理人的身份签发的。9月23日,宁海B公司向美国G公司邮件催款,后业务人员去上海开展销会。9月27日,业务人员的邮箱提示有异地登陆,遂引起警觉向邮箱服务商查询,邮件服务商回复了近期邮箱异地登陆IP的详情,认为可能是黑客入侵。同日,宁海B公司向美国G公司提示谨慎付款以及真实账户的信息。美国G公司声称已经付款至宁海B公司的英国账户,并将黑客冒用宁海B公司业务员名义发送的邮件转发过来。该业务员非常纳闷,自己根本没有发送过这些更改收款账户以及催款的邮件,而自己的发件箱里也看不到有这些邮件。而美国G公司以此为由,再也不肯付款了。10月9日,货到目的港后,宁海B公司与上海T公司协商货物退货事宜,但是10月17日,上海T公司告知货物已经被无单放掉。此时,宁海B公司可谓钱货两失,尽是憋屈。
代理过程:
无奈之下,宁海G公司找到海泰所海事海商部门,向律师咨询维权方式。我们分析,最近几年每到年末,黑客侵入外贸公司邮箱向国内客户发送账户信息进而截走货款的案例频发,这本是刑事诈骗罪的典型,但国内公安机关鉴于国外黑客犯罪团伙难以结案,一般以不能建立管辖为由不予立案受理,因此遭遇损失的国内货主常常很沮丧,只能与国外客户协商分摊损失。本案中,一个特殊情况是,签发提单的货代在货主明确要求凭单放货的前提下无单放货了,过错责任是容易建立的,但是法院在审查货主的货款损失时,货代会以国外客户的付款水单抗辩,而收款账户正是货主方邮箱发出去的,即使不是货主方的邮箱,也可以成立指示付款。可以说,本来简单的无单放货案件因为介入了黑客截款的因素而蒙上了一层面纱,我方的举证难度明显增大。
接受代理之后,我们从两个角度组织思路和证据链。首先确立货代的过错责任,上海T公司签发的涉案提单是没有备案资质的国外无船承运人提单,以及未经正本提单持有人同意擅自无单放货,此乃双重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违法签单货代与外国无船承运人成立连带责任,货主有权选择其赔偿无单放货损失。证据方面,我们将宁海B公司与上海T公司的往来邮件予以公证,将签单事实以及无单放货的事实固定下来,得到了海事法院的认可。第二,关于赔偿责任的问题,证明宁海B公司实际上没有收到货款是非常困难的。在上海T公司提供了外商的付款水单这个初步证据后,我方的证明角度变为发送付款水单显示的账户信息给外商的邮件操作者非宁海B公司工作人员,而是处于境外的黑客犯罪团伙。我们将9月28日向邮箱服务商查询的邮箱国外异常登录详情的邮件予以公证,并与美国G公司发送过来的黑客索款邮件的发送时间点进行比对,异常登录的时间点与黑客邮件发送时间点基本能够吻合,证明发送新的收款账户的邮件的操作者是国外异常登录的,说服法官相信企业邮箱被黑客侵入的事实。
案件结果:
本案经过宁波海事法院一审开庭,法官认为双方均已穷尽举证方式仍有不足之处,在法官调解之下,上海T公司向宁海B公司赔偿了大部分的货款损失。
杨黎萍律师建议:
1、    大额出口贸易货物,尤其FOB贸易条件,最好购买出口信用保险或者采用信用证付款方式,以减少承运人无单放货带来的收款风险;
2、    在与外商的订单合同中明确约定收款账户信息,以及如须更改收款账户,双方须以书面(邮件或MSN)以及电话的方式确认后方为有效;
3、    当遭遇承运人无单放货或者黑客截款无法收回货款的情况下,应该及时做好证据保全工作,包括邮箱国外异常登录IP地址详情、集装箱的流转轨迹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