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海泰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办公机构 新闻资讯 海泰观点 职业发展 联系海泰

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关于股东表决权问题梳理

2020-04-10
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关于股东表决权问题梳理
一、总结
(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确定的关于股东行使表决权的原则:
1、 以公司章程规定优先;
2、 公司章程没有明确规定的,则按认缴的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
3、 如果股东(大)会作出不按认缴出资比例而按实际出资比例或者其他标准确定表决权的决议,若该决议符合修改公司章程所要求的表决程序,即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则法院认定该决议有效。
(二) 梳理《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对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及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行使表决权的原则进一步总结如下:
1、 对于有限公司,股东表决权以按照出资比例行使为原则,但可以通过公司章程对股东表决权作出特别规定以实现同股不同权。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无论是否出资期限届满,是否实际缴纳了出资,均不影响公司章程对股东表决权的约定。如股东甲仅持有公司30%的股权,但公司章程可以规定股东甲享有67%的表决权,从而使得股东甲对公司享有绝对控制权。
【法律依据】
《公司法》第四十二条: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2、 对于股份有限公司(除科创板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不得通过公司章程规定对股东表决权作出特别规定以实现同股不同权。但是,如股东之间达成合意,可通过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实现同股不同权的安排。如股东甲持有37%的股份,股东乙持有30%,同时,乙与甲达成一致并签署书面协议,约定由甲代为行使乙所持股份的表决权。此时,甲实际享有的表决权即为67%,从而使得股东甲对公司享有绝对控制权。
【法律依据】
《公司法》第一百零三条: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但是,公司持有的本公司股份没有表决权。
《公司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
3、 科创板公司突破股份有限公司同股不同权的限制,科创板公司可以发行具有特别表决权的类别股份,每一特别表决权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大于每一普通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其他股东权利与普通股份相同。
【法律依据】
《公司法》第一百三十一条:国务院可以对公司发行本法规定以外的其他种类的股份,另行作出规定。
《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
(三) 有限责任公司设置同股不同权的特别表决权建议重点关注以下问题
1、 股东会作出同股不同权的特别表决权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为避免股东纠纷及公司僵局的出现,建议取得全体股东的一致同意。
2、 从维护其他股东利益出发,应当对特别表决权的表决事项予以合理限制,如对于涉及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公司合并、分立、解散、变更公司形式等重大事项予以排除。
3、 将特别表决权限制在特定持有人的范围内,特别表决权对应股权的转让,特别表决权持有人的退出,均应当设置失效机制,避免公司治理出现混乱。
二、相关案例
案例1: 最高法公报案例:深圳市启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郑州国华投资有限公司、开封市豫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珠海科美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股权确认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6号)
裁判观点: 在公司注册资本符合法定要求的情况下.各股东的实际出资数额和持有股权比例应属于公司股东意思自治的范畴。股东持有股权的比例一般与其实际出资比例一致.但有限责任公司的全体股东内部也可以约定不按实际出资比例持有股权.这样的约定并不影响公司资本对公司债权担保等对外基本功能实现。如该约定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损害他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应属有效,股东按照约定持有的股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该判决书根据该案中涉及到的合同认定:《10.26协议》约定科美投资公司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全部由国华公司负责投入,而该协议和科美投资公司的章程均约定股权按照启迪公司55%、国华公司35%、豫信公司15%的比例持有。《10.26协议》第十四条约定,国华公司7000万元资金收回完毕之前,公司利润按照启迪公司16%,国华公司80%,豫信公司4%分配,国华公司7000万元资金收回完毕之后,公司利润按照启迪公司55%,国华公司30%,豫信公司15%分配。
根据上述内容,启迪公司、国华公司、豫信公司约定对科美投资公司的全部注册资本由国华公司投入,而各股东分别占有科美投资公司的约定份额的股权,对公司盈利分配也做出特别约定。这是各方对各自掌握的经营资源、投入成本及预期收入进行综合判断的结果,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未损害他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属有效约定,当事人应按照约定履行。
案例2: 杨卫忠、杨俊芹公司决议纠纷(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冀06民终307号)
裁判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五条规定:“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依据上述规定,2018年8月8日杨俊芹作为阜平绿源公司监事召集主持临时股东会,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故该临时股东会决议不成立。上诉人主张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其表决权应受到限制,对此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
关于会议表决程序是否违法和违背章程约定,一审法院认为公司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规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外,由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公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阜平县绿源淡水鱼养殖有限公司章程》第二十二条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决议,必须经全体股东过全数通过。但是,股东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该章程约定不违反公司法上述规定,属公司自治意思,应予尊重。本案由监事杨俊芹召集主持的临时股东会会议决议内容为三项,其中第一项为免去吴艳丽执行董事、经理职务,根据章程规定须股东全数通过。其余三项公司解散、清算事宜根据章程规定,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在公司章程未就表决权做出特殊约定的情况下,依据公司法规定,由股东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且在2013年8月19日召开股东会决议时亦按股东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第三人杨俊芹及杨卫忠合股比例为60%,其表决权未达到公司章程约定的“全数”和“三分之二”。会议四项表决结果均未达成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综上所述,杨俊芹作为公司监事在已通知其他股东参会情况下,召集主持临时股东会议,因会议表决程序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五条第四项规定,即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而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由监事杨俊芹召集和主持的2018年8月8日阜平县绿源淡水鱼养殖有限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不成立。二审法院认为2013年8月19日通过的《阜平县绿源淡水鱼养殖有限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具有约束力。依照该章程第二十二条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决议,必须经全体股东过全数通过。但是,股东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五条规定:“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依据上述规定,2018年8月8日杨俊芹作为阜平绿源公司监事召集主持临时股东会,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故该临时股东会决议不成立。至于吴艳丽是否存在抽逃出资,上诉人已另案起诉。上诉人主张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其表决权应受到限制,对此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

相关法律法规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7.【表决权能否受限】股东认缴的出资未届履行期限,对未缴纳部分的出资是否享有以及如何行使表决权等问题,应当根据公司章程来确定。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应当按照认缴出资的比例确定。如果股东(大)会作出不按认缴出资比例而按实际出资比例或者其他标准确定表决权的决议,股东请求确认决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该决议是否符合修改公司章程所要求的表决程序,即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符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反之,则依法予以支持。
《公司法》
第四十二条: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一百零三条: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但是,公司持有的本公司股份没有表决权。
第一百二十六条: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
同次发行的同种类股票,每股的发行条件和价格应当相同;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所认购的股份,每股应当支付相同价额。
第一百三十一条:国务院可以对公司发行本法规定以外的其他种类的股份,另行作出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法释〔2017〕16号)
 
第五条: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公司未召开会议的,但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规定可以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
(二)会议未对决议事项进行表决的;
(三)出席会议的人数或者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
(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
(五)导致决议不成立的其他情形。
《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

相关律师

联系我们
扫码关注公众号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宁东路269号环
             球航运广场29层
电话:86-574-87320661
传真:86-574-87198652
邮箱:HR@hightac.com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宁东路269号环球航运广场29层
电话:86-574-87320661
传真:86-574-87198652
邮箱:HR@hightac.com
2020 © 浙江海泰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Hightac PRC Lawyer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7024353号-1网站建设:城池设计